何榮幸:媒體努力拼圖,才能接近真相

文章點閱:

文/陳怡潔 相片提供/何榮幸

唯有謹慎與多元篩選媒體,真相,才會與我們更接近

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蘋果日報》以頭版加A2全版,刊載台灣遠洋漁船對外籍漁工的血汗壓榨。整份報導從一名印尼漁工的死亡出發,揭露這些自願為奴的漁工們是如何在仲介的貪婪,以及兩國政府管理制度的漏洞下被層層剝削,最後魂斷他鄉。

上萬字的血淚祕辛,全都出自《報導者》的記者之手。這份報導不僅讓原本以病死簽結的案件有了重新調查的機會,更因為點出公家機關對漁工身分造假問題的漠視,讓政府決定加強勞動檢查,以確保境外漁工的人權。

其實,這已不是第一樁案件。二○一三年的特宏興漁船喋血案,便是因為境外漁工不堪施暴,乃夥同船員向船長與輪機長報復。當年也有大篇幅新聞報導,並呼籲政府重視遠洋漁業的管理與安全問題,但後續追蹤卻在其他更為「重要」的熱門議題與即時議題的沖刷下,從大眾的記憶裡逐漸淡出。事件為什麼發生?誰該為這件事情負責?背後的真相成了相關人士心頭抹不掉的一道疤痕,但除了他們,其他人都已遺忘。

媒體近用權下放,引發新聞亂象

近年來,隨著科技發展,媒體產生天翻覆地的改變。人們觀看新聞的載具從平面媒體轉移到行動裝置,社群網站的興起,也讓過去被壟斷在傳統媒體跟記者手上的「媒體近用權」,釋放給所有對社會議題有興趣有熱情的人。

媒體權的下放,雖然有助於民眾以更多元、方便的管道來獲取訊息,卻也讓傳統媒體為了求生存,開始瘋狂追求眼前的經濟利益,不只搶點閱率,內容也是比快、比聳動,沒有做好確實把關與查核。過度為即時新聞服務的結果,報導內容對社會情緒的渲染,遠比客觀事實來得重要且更具有影響力。傳統媒體的公信力嚴重下滑,新興的自媒體與分眾媒體也尚未建立起如傳統媒體一樣強大的公信力,造成民眾普遍認為媒體失靈,對記者充滿不信任與不尊敬。

資訊的流通有好有壞,但對《報導者》創辦人暨總編輯何榮幸而言,媒體最重要的核心價值—滿足民眾「知」的權利並沒有改變。「不管是『爆料公社』、『批踢踢』,或是其他新媒體與自媒體,都是在滿足群眾對社會所有領域的想像,差別只在於過去的媒體會想要在最大的程度上包山包海,現在則偏向專精在某一個特定領域裡。」何榮幸說,《報導者》著重在公共事務上。他表示:「即時性新聞已經有太多媒體在做了,不缺《報導者》一家。」

與其他媒體最大的不同,在於《報導者》只做事件發生之後的追蹤報導,這些內容必須經過長時間探訪與蒐證,才能將有權有勢者想要掩蓋與隱瞞的真相,透過證據,完整地揭露出來。「我們只問議題的問題意識是什麼,它與公共事務的關係為何,以及它值不值得被報導。」開啟《報導者》的網站,何榮幸說他們不靠廣告贊助,也不出現點閱數,「能夠引發共鳴的議題,點閱數自然不會太差。我們想讓記者跳脫點擊率的迷思,更專注於議題內容上。」

張老師月刊

訂閱本雜誌文章
張老師月刊 2017年9月
張老師月刊

期號:2017年9月 點閱: 收藏雜誌

雜誌訂購客服專線:02-2218-8811
官方網站:http://www.lppc.com.tw/web/Home?FP=1064

本期文章/ HOT ISSUE

延伸閱讀/ MORE ARTICLES

    暫無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