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聲音療癒大師 安德斯霍特 回到愛的位置

文章點閱: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專訪聲音療癒大師  安德斯霍特 回到愛的位置

透過音樂展現意識

第一眼看到這次的受訪來賓,男的帥、女的亮眼,可說是天作之合。除了外表出眾,再多看一眼,我看到他們對人的真誠與和藹,而訪談過程中,更深深感受到他們之間對彼此的欣賞與在靈性追求上的相互成全。

羨煞人也,這就是傳說中的「靈魂伴侶」。

今天主要採訪的對象出生於丹麥、成長於丹麥,卻在認識女友卡奇娜幾年後決定移居女友出生地德國慕尼黑的歌手安德斯。他的音樂生涯說服得了我,深厚的古典音樂訓練,聲音充滿自信與堅定,相當扎實,一點不馬虎。然而表現形式又如此游刃有餘,如魚得水,讓人在扎實中又能同時享受到一種暢快的自由。相當難得。

很多人知道我是個歌手,但是有好多年的時間我都不太唱了,主要原因是因為膩了,因此當安德斯說他唱歌遇到瓶頸時,我相當能體會他所說的,不是聲音不行,而是熱情沒有了。每一個人在不同階段要的都不一樣,當唱歌變成一種固定的形式,當他只是用聲音在填滿形式的需求時,人就變成了機器,毫無樂趣可言。

就在那個時候,他找到了另一種方式可以讓自己遊走在每個當下,用聲音敘述當下他與空間的互動、交流,這個時候整個世界活了起來,而他也活了起來。我懂,因為我也是在類似的機緣中再次找回我的聲音,我的熱情與我對音樂的感動。

這天下午的訪談非常溫潤,我們一起談音樂,我們吟唱,我們聊了很多他們之間親密關係的互動,我看到、聽到他們兩位在工作上、創作上、日常生活非常寫實地呈現。在共同生活的二十一年中,他們仍深愛彼此。

身為現代女性,我們在乎表現、喜歡工作,即便身邊聽到太多戀情、婚姻、情感的幻滅,我們仍嚮往一份貼切親密關係。除了音樂,各位有興趣可以直接上網聽聽,更讓我感動的是看到受訪的兩位主角是如此用心一起經營他們的夢想,包括工作、生活與親密關係。

兩人相處雖有摩擦,但是那是兩人共同架構理想生命的必經之路,否則,就只有岔開來了……

古典音樂為底

摻入覺醒

賴佩霞:身為一位療癒音樂家、歌手,讓我們先從你的背景開始談起?

安德斯:我是丹麥人,在哥本哈根生長,目前與交往多年的女友住在德國慕尼黑。青少年時期,並沒有想到要成為音樂家,當時我更想成為一名演員。高中畢業後,本來想念表演相關的大學,但每年甄試都沒有錄取。有人提議說我的聲音好,面試時可以試著唱一、兩首歌,後來更有人建議我,不要演戲,唱歌也許更適合。之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在酒吧演唱各種不同類型的歌曲,就這樣開始了歌唱生涯。

在沒有接受專業訓練的情形下,到了二十六歲,連基本的樂理都不懂,直到二十七歲才有機會在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接受古典音樂的訓練,接著又到丹麥皇家音樂學院(The Royal Danish Academy Of Music)攻讀碩士,前後花了九年的時間完成學業。即便因此培養出許多歌唱的技巧,也有許多演唱經驗,但我知道自己不會走古典音樂這條路。回頭想想我很慶倖自己有這樣的背景,打下了深厚的歌唱基礎。

懂得善用歌唱技巧,並且擁有獨特的個性,雖然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但心裡又覺得還有比這更多更大的招喚,一股力量催促著我走到靈性覺醒的道路。我開始尋找不同的管道,也閱讀許多相關書籍。當年一位來自洛杉磯的老教授給了我一本書《麥克的訊息》(Messages from Michael),這本書改變了我的生命。它提到到人真實是本質,生存的原因與意義,我們為什麼在這裡,我們不只是可以自由移動的人類,我們的生命擁有的比這個多更多。這本書經常讓我讀得淚流滿面,某些內容讓我非常感動,我知道從此自己的人生將有重大轉變。我在三十五、六歲完成古典音樂的學業之後,將近四十歲才轉換跑道,全心投入心靈音樂的創作與演唱。

二OO四年,我想做一些不同的音樂來表達我的音樂才能與靈感。當時我的音樂生涯來到一個瓶頸,對每個音節,每個旋律,再也感受到不到什麼。這時我想到的就是回到最初的起點,再次重新感受音樂的本質。我坐在錄音室裡,等待音調出現,於是我就開始唱,一段接著一段,一首曲子就這樣誕生了。從一開始的音階到整首曲子的結構,我真的很喜愛這整個創作過程。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一首完全經由我而產生的作品,沒有我的介入。我再一次感受到,自己不是僅僅一個藝術家,這些創作的呈現,不是僅透過我這個人,而是透過意識在運作著。

魅麗雜誌

訂閱本雜誌文章
魅麗雜誌 2017年8月
魅麗雜誌

期號:2017年8月 點閱: 收藏雜誌

雜誌訂購客服專線:02-2570-6600轉685、688
官方網站:http://www.camelia.com.tw/

本期文章/ HOT ISSUE

延伸閱讀/ MORE ARTICLES

    暫無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