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佳璇:診療室裡的祕密,是私有,也是共有

文章點閱:

文/陳怡潔 相片提供/吳佳璇

每個人心中都有祕密。

也許是深埋心中,不堪回首的闇黑過往,又或許是記憶太過深刻,以致於無法向外人訴說,只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個人靜靜地反芻心情。

但是,即使是多麼不願記起的往事,若沒有經過適當的處理,終究會成為心頭的一塊大石,並隨著時間的積累逐漸增大,影響到自我的情緒。

吳佳璇:診療室裡的祕密,是私有,也是共有

不是不說,而是沒有做好準備

「通常個案覺得難以啟口的事情,對我而言都還好。」精神科醫師吳佳璇認為,每個人對於祕密的定義不盡相同,有時對方沒要求,便可能為了自我宣洩,將祕密透露出去。「他們或許是真的很信任你,也或許是認為把事情講出來,有助於情緒的宣洩。」

面對祕密,吳佳璇總是靜靜地傾聽,偶爾詢問個案一些問題,釐清過程中前後不連貫的地方。「若是對方無法說明,我也不會繼續窮追猛打,只會認為這件事不好說,或可能是還沒到『可以說』的時間點。」

二十餘年的執業生涯,早已讓吳佳璇的內心構築出一道厚厚的防火牆。「比起守密的壓力,要如何跨越防火牆,讓個案感受到被同理的溫暖,對我來說是更重要的事情。」其實,大部分個案的祕密,並不會對治療者帶來同樣的衝擊,當事人的衝擊,畢竟不同。

「上個月,有位年輕人前來尋求協助,聲稱這件事已經害他好幾天睡不好覺,但當我進一步地詢問原因時,卻又遲遲不願開口說明。」經過一連串抽絲剝繭,真相終於大白──原來年輕人不巧目擊到輕生的畫面,這份衝擊讓他心神不寧,也無法完整地向旁人描述事發經過。「當我猜中這個祕密時,他的臉上寫滿了抗拒。」年輕人不想搬家,也擔心房子會被人家誤會成兇宅,過多的焦慮累積在心中,導致他食不下嚥,甚至輾轉難眠。

「於是我安慰他,只是剛好撞見事故,並不能算是兇宅。最後他決定替窗戶增設百葉窗,避免畫面不斷地在腦中播放。」對吳佳璇來說,這祕密並不會對她造成太大的衝擊或影響。「我像是聽著教徒懺悔的神父,接受每個人程度不一的吐露。」

於是,當個案進入診療室時,吳佳璇的第一句話通常是:「今天你們怎麼來的?」,並觀察對方的表情與動作。例如,個案的臉色若是不太好看,她便會試探性地詢問:「感覺你今天來這裡,可能不是自己的決定?」,順著對方的回答做回應,逐漸建立關係,個案自然會慢慢地敞開心胸,說出自己的真心話。

張老師月刊

訂閱本雜誌文章
張老師月刊 2017年8月
張老師月刊

期號:2017年8月 點閱: 收藏雜誌

雜誌訂購客服專線:02-2218-8811
官方網站:http://www.lppc.com.tw/web/Home?FP=1064

本期文章/ HOT ISSUE

延伸閱讀/ MORE ARTICLES

    暫無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