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茻:用地表最強的國文課,找回地表最強的初心

文章點閱:

文/陳怡潔 相片提供/陳茻 

摩托車緩緩駛進有著厚重鐵門的農莊內,一旁的空地上擺著剛採收下來的空心菜、小黃瓜和朝天椒,菜葉上有著許多蟲蛀的痕跡。陳茻與他的友人領著我們向後方走去,經過一小片的薑黃田,便是他們開發的簡易農田。

「最近下雨不常上山,就變成這樣了。」拔起茂密繁盛的地瓜葉,陳茻說它生根速度快,若是放任自由生長,很容易就會「越界」。說著,他直接將拔起的葉子丟回農田裡,「它自然會成為其他作物的養分。」

小時候的陳茻看父親種菜,總是嫌髒而不想靠近,實際耕種之後才發現,在同塊土地上種植同樣的東西,不停地灑農藥、施肥,並不是最好的農耕方式。作物種類愈多樣愈好,它們會自成生態系來互相保育,而這正是大自然最初始的樣貌。

環境如此,教育亦是如此。在體制外的補習班授課多年,陳茻教導的學生從國一橫跨至高三,每個年級的孩子們發展出的姿態都不盡相同。於是,陳茻試著尊重和順應學生的多種樣貌,跳脫傳統國文考試常見的命題寫作方式,以自由發揮的形式,帶領他們真實描寫內心感受。

我想教的是思考和自律

一開始,陳茻也會擔心,這些因討論思考而產生的撞擊,會不會使學生變得多刺,成為一個只會批判而不懂包容的人。「後來我知道自己多慮了,如果我的訓練是有用的,他們就有能力面對我所擔心的問題。」曾經有個小孩,因為不屑國文考捲上的死板問答方式,於是在考捲上大肆批判,被老師打零分。陳茻知道後,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沒有說明清楚,導致學生們在表達自身想法的時候,必須付出預料之外的代價。

「可是,考零分又怎麼樣?它或許會造成學生或家長一時的焦慮,若把時間拉長來看,這個零分並不是沒有意義的。」陳茻感嘆,大人都過於在意成績,只要退步就認為是孩子哪裡出了問題,或是老師教得不夠好。但是,成績的好壞,絕對不是評價的標準,更何況學校為了趕課業進度,已經無法兼顧學生思考能力與人格特質的培養,這樣的教育方針早已出了問題,如果補習班和家長繼續為了成績而去附和學校,那誰來給予學生們內心真正想要的東西?

陳茻曾經有三位學生,在期中考試的國文沒有及格,學生家長也透過班方表示關切。為瞭解決這個問題,陳茻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不帶他們做任何哲學思考的討論,將段考會考的範圍完完整整複習了一遍。期末成績下來,那三位學生成績進步了將近一、二十分。「這明顯不是我的功勞,而是因為我盯著他們讀書,幫忙複習學校教過的內容,他們的成績自然就上軌道了。」

段考完後,陳茻把學生叫來,詢問他們這個月來的感想。「我向他們坦承,我不懂我們這個月在做什麼,明明靠自律讀書就能夠做到的事情,為什麼要特地花錢來補習班?我們應該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讀聖賢書,所為何事?陳茻藉由這次的事件,點醒學生必須擔起該負的責任,補習班不應該只是課業進度的複習場,而是將學校無法給予學生們的東西,透過體制外的教育來慢慢補齊。

張老師月刊

訂閱本雜誌文章
張老師月刊 2017年8月
張老師月刊

期號:2017年8月 點閱: 收藏雜誌

雜誌訂購客服專線:02-2218-8811
官方網站:http://www.lppc.com.tw/web/Home?FP=1064

本期文章/ HOT ISSUE

延伸閱讀/ MORE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