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空間,即興演出 尋找自我的過程,一段承載夢想的工業敘事

文章點閱:

整理:編輯部 資料、圖片:白金里居空間設計  

一個室內設計師,在設計業闖蕩多年,當再次有了新的辦公室,會是怎樣的開場?沒有客戶的要求、沒有風格限制、不為允諾別人的夢想,而是承載更多夢想的重量,經歷了一段獨白、一段找尋自我本質的歷程,猶如聚光燈打在舞臺、布幕未拉起時的屏息聚焦。

一個室內設計師,在設計業闖蕩多年,當有了新的辦公室,會是怎樣的開場?經歷了一段找尋自我本質的歷程,猶如聚光燈打在舞臺、布幕未拉起時的屏息聚焦。

一個室內設計師,在設計業闖蕩多年,當有了新的辦公室,會是怎樣的開場?經歷了一段找尋自我本質的歷程,猶如聚光燈打在舞臺、布幕未拉起時的屏息聚焦。

進擊的豐沛創意

無數次地在空間裡感受,環境的氣息、落地窗外的綠蔭,像是和空間的對話,以及眼神的交流,然後,拉開序幕。一開始,腦海中只有一道磚紅色的文化石牆,延伸工業風的不羈與大膽用色,和落地窗外的綠蔭毫無違和,最後,像電影「進擊的鼓手」(Whiplash)在天賦、努力、情緒、衝擊一擁而上的片尾,不靠既定的劇本,迸發成精采的即興演出。

無數次地在空間裡感受,環境的氣息、落地窗外的綠蔭,像是和空間的對話,以及眼神的交流,然後,拉開序幕。

無數次地在空間裡感受,環境的氣息、落地窗外的綠蔭,像是和空間的對話,以及眼神的交流,然後,拉開序幕。
一開始,腦海中只有一道磚紅色的文化石牆,延伸工業風的不羈與大膽用色,和落地窗外的綠蔭毫無違和。

一開始,腦海中只有一道磚紅色的文化石牆,延伸工業風的不羈與大膽用色,和落地窗外的綠蔭毫無違和。
一開始,腦海中只有一道磚紅色的文化石牆,延伸工業風的不羈與大膽用色,和落地窗外的綠蔭毫無違和。

一開始,腦海中只有一道磚紅色的文化石牆,延伸工業風的不羈與大膽用色,和落地窗外的綠蔭毫無違和。

iDSHOW好宅秀

訂閱本雜誌文章
iDSHOW好宅秀 2017年7月

延伸閱讀/ MORE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