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出自己的聲音 成為自己的樣子 九天民俗技藝團 X 阮劇團《禁區》

文章點閱:

平素以肢體鍛煉展現舞臺上的激昂澎湃,九天民俗技藝團的成員首度轉換表演形式,將演出首部小劇場製作《禁區》,他們與阮劇團合作,以二○一六年汪兆謙、許正平於「紀錄劇場工作坊」發表的劇本《禁止使用》出發,結合九天團員自身成長記憶,要窺探每個人長大過程中被封印、禁止、貼上標籤,從此黑暗無光的記憶。從橫衝直撞的陣頭表演,到細膩的內心獨白,如何讓這群人的生命透過自己,能被完整述說,是演員、導演、編劇的共同挑戰。

九天民俗技藝團首部小劇場製作《禁區》

6/9~10  19:30   6/10~11  14:30

台中國家歌劇院小劇場

INFO  04-25653151

文字  張敦智

圖片提供  九天民俗技藝團

走進九天那天,排練場鐵捲門低掩,裡頭沒有黑膠地板、四面環繞的鏡子。鐵皮豎起的空間高而遼闊,以門為中心被分成兩半:一邊放置成堆鼓與樁柱,另一邊羅列全套啞鈴、健身器材史密斯機與散佈的健身椅。排練告一段落,他們集合到導演桌前錯落站成排,聽取筆記,凝聚的眼神讀不到挫敗與困惑,僅有純然、強烈的意志。其中一個穿短褲的男生,兩側頭皮見光,留下一道長髮在後腦勺豎起一撮沖天炮,小腿根部刺著一幅圖,上頭寫:「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這或許就是他們日常的生活。

排練初期,為了讓九天的成員能熟悉劇場表演與形式,他們以一週一次為單位,往返於嘉義阮劇團排練場與九天台中大雅山腰的總部。問起舟車勞頓的過程帶給他們什麼感覺,團長與導演兩人笑了出來,他們說:我們都很習慣到處跑了,這週在這、下週到別的地方,沒有出遠門的興奮。不過課程本身是很特別的。《禁區》以二○一六年汪兆謙、許正平於「紀錄劇場工作坊」發表的劇本《禁止使用》出發,結合九天民俗技藝團員自身成長記憶,要窺探每個人長大過程中被封印、禁止、貼上標籤,從此黑暗無光的記憶。讓沉默再次發出聲響,不失去其本質與面貌。

劇場種種溝通與感知訓練,與其說是試圖融合兩種不同表演體系,更像是拋開過去、試圖接納全新表演方式的嘗試。

劇場種種溝通與感知訓練,與其說是試圖融合兩種不同表演體系,更像是拋開過去、試圖接納全新表演方式的嘗試。

PAR表演藝術

訂閱本雜誌文章
PAR表演藝術 2017年6月

延伸閱讀/ MORE ARTICLES

    暫無相關資訊!